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“休舱”
来源: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“休舱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7:53:10


“中国采取的控制措施似乎成功打破了传播链——防止被感染患者和易感染人群之间的接触。”戴伊说。

直至抵达机场航站楼,准备办理登机手续,看到长长的中国人队伍,大家都戴着口罩有序排队,也尽量和周围人保持距离,我想:终于,我不是异类了。

隔离14天:此心安处是吾乡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一个人戴着口罩,人们亲吻拥抱一如往常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

检疫完毕,带着健康码,再通过一次边检,顺利出关。从降落到取行李,大约用了三个小时。因为座位号比较靠前,出发地也相对安全,我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。飞机上几百人,一切有序而高效地进行。

到机场以后,因为飞机要整体消毒,所有人被通知在原座位等待,空姐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。一个小时之后,一部分被叫到名字的旅客先下机检疫,空姐告知我们,他们是来自疫情较重的地区。又过了一个小时,我们终于可以按座位顺序下飞机。

回国准备:口罩戴不戴?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